就想好好爱着你

请给我一杯柠檬茶:


试想一下,一直都很吵闹的小孩子某一天开始不再说话了。


冯薪朵觉得这种感觉真怪啊,那场火灾之后李艺彤的嗓子就坏了,手语还没有学会的时候那个人只会天马行空的乱比划,往往要人看了半天才能明白她是要吃蛋糕。


医生说她要恢复起来的话起码需要一年时间,冯薪朵不太了解这种受伤的机制,为伤情所震惊的时候李艺彤反而没有那么难过。她睁着圆圆的眼睛看冯薪朵,在病床上并没有表现出一个失声患者的焦躁。


那天火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李艺彤以外没人知道,民警叫她写在纸上,她拿着笔想了半天才写下了第一个字。


热。


这案子是入室迷奸未遂又故意纵火,冯薪朵是对方最开始的目标,从随身带着汽油这点来看,应该是一开始就起了杀心。


“要好好感谢人家孩子。”


冯薪朵的母亲是这样说道。


即使没人叮嘱她也没明白这件事,在一切尘埃落定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年,出院后的李艺彤照旧和冯薪朵合租,手脚无碍似乎不用照顾生活起居,但是出于自责,冯薪朵还是坚持要对方跟着自己住。


省了房费之后李艺彤有了很大一笔经费买游戏,搬进新家那天她拎着一袋子新买的光盘,冯薪朵在她身前打开房门,动作慢吞吞的,如同她以前很多次没带钥匙时站在楼道里等冯薪朵回来开门时看到的那样。


在阴暗的楼道里看到客厅地板上洒满了阳光的那一瞬间很安心,虽然大门一样不太好开,但是似乎这次幸运的租到了一个阳面儿。


不能说话的确是一件可以让人越来越有耐心的事,从前都要急着抢来自己做的事李艺彤现在可以花上好几分钟来看冯薪朵糊糊涂涂的干完,她比以前乖了很多,不再吵吵嚷嚷的打扰室友看完一部感人的外语片,开始变得不喜欢就倒在对方肩膀上睡觉,醒来正好可以被对方拉着出去吃饭。


明明小自己三岁却哪方面都比自己发育的好,因着李艺彤从外表看上去整个大了冯薪朵一号,所以她在笑起来的时候还总喜欢把对方整个人圈在怀里。李艺彤还能说话时特别爱和冯薪朵絮絮叨叨个不停,偏偏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冯薪朵干瞪她一眼还根本就毫无气势。


虽说还是有些威慑力,但这件事总需要李艺彤真正的察觉到才行。从早说到晚的人终于停下来了,可是以这样的方式来达成却根本算不好事。某天傍晚暮色四合,冯薪朵肩膀有些酸的时候刚好李艺彤睁开了眼,她侧过头去看,忽的发现这个人睫毛生的好看。就那么几秒钟,生出想摸的念头,冯薪朵的手抬到了一半,李艺彤凑得更近将她整个人抱住。


后来的几分钟李艺彤总断断续续地找舒服的角度来靠,收楼道灯费的人按响门铃时,不但没有松开还反而将对方直接扑到了下去。


衣衫凌乱的冯薪朵和瘫在沙发上的李艺彤不意外的被人误会了关系,她强装镇定地把钱点清塞过去,等脚步声渐渐远去后就开始埋怨李艺彤的任性。


当你数落的对象不会还嘴时你总是会说着说着就心软,所以即使冯薪朵揣了一肚子气也就只能憋着去跟厨房里的青菜萝卜撒。她做饭的时候李艺彤站在一边垂着眼看,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但那样直愣愣的待着还是多少有些怪。


“你这样子会打扰我。”冯薪朵转过身去推她回客厅,秋季七点钟的时间,星星已经从暗暗的浅蓝色夜幕上透出了光,李艺彤往后退的途中看了一眼窗户,觉得天色很美就歪着头一直在看。


很成功的将情绪传染,着急切菜的冯薪朵也在她身边停下了脚。西边毫无轮廓的晚霞正在一点点改变着形状,谁也不说不清它是会扩散还是即将消失。这当间她们停了几秒,几秒后李艺彤就发觉这个景象也许太过于浪漫。


而生活该是如何光景,她伸出手将穿着围裙的冯薪朵慢慢地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没有收到抗拒信息后的李艺彤稍稍弓起背,她将下巴搁在冯薪朵的肩膀上,然后听着对方就近在自己的耳边讲:“好了我还要去做饭。”


站立是一件会累的事,但拥抱却会让人越来越不想松开自己揽着对方的手,那天到底站了多久没人会在分开时去刻意看表算清,但在之后的回忆中,冯薪朵对于这一幕的印象总是很短。


短到只有那么一个瞬间,不太像影像反而更像是画。模模糊糊的事有很多,从这里再到很多次李艺彤插着兜在路上走。


无法争吵所以减少了很多冲突,生活变得安静平和,也等价的开始无趣,这些诚然是从冯薪朵的角度来看,而李艺彤仍然是如同刚得知失声那天一般没有丝毫的焦躁。


似乎对换了身份,冯薪朵变成那个又爱着急嘴又有些碎的人,不管说什么李艺彤都不会损她,有了吩咐对方眨眨眼之后就会照办,虽然说最初的目的是来照顾这个因自己而受伤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比较倾向于互相宠溺。


深冬到临时冯薪朵回家却变得晚了,往往指针走向十一楼道里还不会传来脚步。夜深人静的空旷街道会让人下意识放慢脚步,直到冯薪朵发现李艺彤虽然很享受自己管不着她玩游戏的时光,但其实更期待自己早些回家坐在她旁边抱怨工作的琐事。


楼道灯坏的那天她远远就在路当中瞧见了李艺彤,那个人站在搂门口举着打开了手电筒的手机,正微笑着替一个独自推车回家的小女孩儿照明。冯薪朵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抬手摸了摸这人的头,是第一次这样做,似乎在奖励自己这样像是个安心的大人的举动。


脱下羽绒服的冯薪朵突然小了很大一圈,她看着那人将衣服丢在沙发上,视线却没有从对方发红的手指上离开。


冬季的天空,总是让人用被冻的像是水洗过来形容,这天月亮的确是很好看,但是总没有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吸引人,李艺彤看一眼月亮又看一眼怀里的冯薪朵,总觉得小时候要摘到的东西已经在身边。她两只手各抓着冯薪朵的两只手,脖子被对方的头发弄得痒痒的,但是真的就想一直不放开。


李艺彤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学会了做饭,仔细的炒好菜之后又一遍遍热到冯薪朵回家。她的毕业论文很早就准备完毕,所以剩下的时间除了“养病”就是培养这些兴趣。


过年的时候冯薪朵先是把她送上了飞机才自己回去,那个人的头发之前剪短过一次,这天告别时才发觉又长长了不少。两个人坐在去机场的车上冯薪朵嘱咐了李艺彤很多,一切都说完了以后却发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她们安安静静地挺过了很大一段路,当李艺彤把视线从车窗外移回冯薪朵的脸上时,却发现这个人竟莫名其妙的眼眶发红。


她摇摇头和李艺彤说没事,独自回家的时候,想着也许是自己太过自恋。


如此叫人动容的原因是因为,大概是因为冯薪朵突然想到,如果这时候李艺彤能够说话,她一定有很多话要和自己说。


在和亲人的交涉里,李艺彤花了很长时间为自己形同于见义勇为的行为道歉。三十的晚上冯薪朵发来短信祝她新年快乐,配的图片是她家乡的风景,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格式化规矩,但却意外的叫人安心。


李艺彤改了航班这件事没有和冯薪朵说,独自拎着行李箱回去时那人正关着房门在听歌。


公放的声音很大,不用仔细听也能明白那是自己的声音,李艺彤站在那里呆的像块木头,冯薪朵瞧见后便吓得手足无措地开始鼓捣手机。


音乐停下来后她抱着膝盖垂了很长时间的脑袋,直到鞋子摩擦地板的声音传到耳畔,冯薪朵才站起身来越过李艺彤。


“我去帮你收拾行李。”


她说话的语速很快,这样的狼狈感竟然是由如此亲近的人带来。李艺彤这次的拥抱很用力,大到似乎快将这瘦小的人从腰间折断。


冯薪朵难以呼吸的时候除了稍稍用力推李艺彤只能仰着脖子看天花板,直到眼眶不再往外泛着泪水的时候对方才将自己松开。


“不是留恋你的声音啦。”
“其实……”
“其实你不用那么自责。”李艺彤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空气安静了很久,最开始冯薪朵的反应很惊喜,只是还没等彻底笑出来就发觉了事情的异常。


李艺彤瞧着那人皱眉的样子知道不再能瞒住事实,她上前一步的同时也感到冯薪朵的确是在抗拒自己的靠近。酸涩感涌上心头后,舔了舔下唇选择坦白:“是,我早就能说话了,但是……”


“好玩吗?”


“不是。”


慌张,孤独,很多情绪明明是第一次涌现却有了决堤的趋势,李艺彤看着冯薪朵转身离去,那个人关门的动作依旧很轻。


的确是对声音造成了一段时间的影响,李艺彤最开始隐瞒恢复这件事也是真的想给予对方一个惊喜。


只是漫长的无声相处后不知在哪天生出了冯薪朵会不会喜欢这样子的自己念头。从那些对方露出不耐烦表情的回忆里汲取养分,渐渐巩固这个有些奇怪的念头。


那天提早回家真的可以说是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虽然面临了火灾但也让其他更加肮脏的事情没有机会得逞。


冯薪朵昏迷时滚滚的浓烟似乎要把人一切的希望熏毁,火舌不断向人突来,一点一点将人的勇气磨没。


爱是什么心情呢?从想和冯薪朵就那样在一起一辈子时就很明确了,似乎有很多话想讲给对方听,但也许能在这人身边就没什么非说不行。


在勇气和希望都逐渐渺小的时候,支持人强大的勇气就只剩下了这平日里一无是处的爱,这个世界一定有事情没你不行,而我多活一天这件事就会多一个人证明。


她在沉默中学会了很多,比如说爱一个人从来不需要言语证明。八点多肚子饿到咕咕叫时冯薪朵拎了一大袋子吃的回家,她抬头看向那个独自待在家时凝望了很多次的地方,时间很长,直到对方臭着脸朝着她讲:“还不过来帮忙。”


这天晚上的活几乎都是李艺彤在干,本来说好要帮她收拾行李的冯薪朵吃完饭就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视频看到手机快没电时李艺彤抱着枕头躺到了她的身边,冯薪朵往里挪了挪,赌了半天气才缓下脸色说:“解释吧,我听着。”


试想一下能言善辩的李艺彤在这时候会说些说什么。


她有权保持沉默,所以她只是钻进冯薪朵的被子里后就只把对方搂在怀里。


很用力的那种,会叫人多少感觉有些别扭。二十多天的分别,将近一年的任何情绪都无法言说。李艺彤闭上眼想了很久,直到冯薪朵小声地抱怨热,才睁开眼凑到对方耳畔十分认真地说:“我好想你,冯薪朵。”


得要脸